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首页 > 评议文章 > 正文

齐玉新:复归平正的境界——陆广志书法我见
2013-08-31 16:50:02   来源:   评论:0 点击:

  孙过庭书谱有云初学分布,但求平正;既知平正,务追险绝;既能险绝,复归平正,这其实是一个具有哲学意义的过程,也体现了人书俱老的心境和境界。书法,最初是一个追求技术的徒手线的造型艺术,往往,我们因为片面...
  孙过庭书谱有云“初学分布,但求平正;既知平正,务追险绝;既能险绝,复归平正”,这其实是一个具有哲学意义的过程,也体现了人书俱老的心境和境界。书法,最初是一个追求技术的徒手线的造型艺术,往往,我们因为片面的追求视觉的冲击力而在造型上故作姿态、张扬做势,以获取别人的瞩目,这其实仅仅是停留在外在的形式上。既然,书法作为中国古老的一门文化艺术形式,那么它已经不仅仅是技术范畴的东西,而是通过线条、结构、章法承载了更多人文的因素----诸如书写者的情怀、审美追求、人生理解、对自然的认知等等。所以,从“但求平正”立下根基到“务追险绝”的强调外在形式表现到最后的“复归平正”的淡定与简约,是一个美的变化过程,这个过程也正是书写者本人一生历练之后的结果。这似乎也和古代的哲学宗旨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所谓“无欲则刚”大概和此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意味。
  
  最初认识广志兄的时候,是几年前在他的店里,以为他只是一个经营古典家具的商人,乐呵呵的脸上挂着憨厚随和商人少有的平淡。去年在他新的书画店里面,看了他悬挂的几张书法作品之后,才让我有了一个转变----原来,他竟然写得很好,行书一如他的人一样温润、平和且具有亲和力。我想,不是我对唐山本地书法界的陌生,就是他不求闻达太过于低调了。
  
  昨天下午,广志兄在我工作室喝茶,言及他断断续续的写了近40年书法,师从唐山名宿张陀先生,写的时间很长、临过很多贴、对书法很执着也很痴迷。这个,其实,我能从他各种书体的作品中看得出来。书如其人,一个人的书法就是一个人铺在纸面上的全部,这个是掩盖不了的。古人说“书乃心迹”就是这个道理。
  
  他兼善行草楷篆诸体,这反映了他爱好的广泛,从他目前从事的职业就可见端倪。对于他的各种书体,窃以为他最喜欢最拿手的还是行书和楷书。其行书从贴学中出,由作品可见其对于魏晋、宋代书法用功之深、理解之到位。魏晋书法,温文尔雅、萧散华滋。很多人尤其当代书家,取法二王而又很容易走向偏执,偏取某个法帖或者具有代表性的用笔特征,最后满纸“栆木气”,这是对于魏晋书法表面形式刻板的取法。而广志兄的行书,线条饱满厚实,使转圆润无圭角,这种以“圆”使线的方法,无疑是魏晋书法笔法的透彻理解,同时这也是深厚功力使然。当代书法,其实最大的缺失就是基本功的缺失,因为急功近利,书法也被加进了激素、被催熟,所以很多书法家没有渡过技法这一关便硬性采用“制作式”的创作,最后短时间内“透支”了自己的功力而中道崩殂。古人尝言“厚积薄发”,此言可谓用心良苦,学书者不可不知、不可不慎!广志兄的行书,无论线条和结构,都从容的展露了他对古代经典的理解和自己审美追求的流露,写的端庄大方,没有以狂怪、扭曲、夸张来作为表现手段,没有以奇肆、险绝、酣畅来打动欣赏者,而是采取了非常具有难度的情调----平淡冲和、不温不火。这似乎正好契合了中国古代朴素的哲学思想“中庸”。绚烂之极归于平淡,当一个人走过了千山万水之后,才能够做到波澜不惊,这就是境界。如同,一个内心强大的智者,已经不需要依靠外表来炫耀自己,他的一切阅历其实都在淡淡的表情上面。如果,把书法尤其是行书,写到这个境界,仅有技术是做不到的,这还需要心态,当书法一旦超越了技法层面之后,可能比的就是境界了。他最近一些大字行书,我以为是他目前创作的最高峰。
  
  楷书,曾经言必颜柳欧。其实,这是我们对于古代书法史料的一种片面误读。自三国钟繇创楷书,魏晋完善,隋代演变,至唐代终成高峰。然而当代书法却一直局限在唐朝那几块楷书碑刻上面,恰恰忽略了对于魏晋、隋代乃至初唐楷书的认知。于是,楷书仅仅作为书法入门基本功训练的课程,当代鲜有的楷书高手也基本围绕魏碑做文章。广志兄擅作楷书,其取法唐初褚遂良和隋代智永,兼济他家,一如他的行书一样,厚实温润,结体严谨端庄而不失灵动,没有误入中唐楷书刻板的误区,这很难得。我见过他的小楷《金刚经》,5000余字洋洋洒洒写下来,从头至尾一以贯之,毫不懈怠,没有深湛的功力显然做不到前后风格的统一。这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书写,这也不是功夫活儿,这是心境的流淌才能够完成的创作,这也是功力的驾驭与挥洒。一个字几个笔画、一个笔划几个用笔动作,如此写下来5000余个小楷字,其难度可想而知、叹为观止。
  
  曾经有人问我,什么样的书法才是好的?我不知如何回答。书法是艺术,艺术没有标准。展览的入选与否、获奖与否,这仅仅是一个艺术活动的标准,是一个片面的标准;有人崇尚继承,以为书法越古越好;有人崇尚创新,认为艺术必须创新;这也是传统与创新学派的观点。一个艺术工作者,他的每一次艺术创作,都是情绪、心境、功夫、技术的综合活动,他所创作出来的每一件艺术品,都很难跟欣赏者之间做到完美的沟通和共鸣,他作品的思想、情绪包括每一个细节,似乎只有作者本人最清楚,欣赏者所看到的只是作品的外在形式,透过形式我们所能感受到的艺术感觉也只是借助于作品外在的形式所形成的联想与幻想。所以,我们欣赏任何一件艺术品(包括书法作品),你只要在乎获得了什么就够了,你只要在乎作品让你产生了什么就够了。面对广志兄的书法作品,我获得了宁静淡定,我想到了复归平正;站在他的作品面前,我会沉浸在他的线条、结构所营造的氛围中,由此延伸我对中国古代书法的诸多联想。我想,他的作品所流露的,也正是他对人生的理解----复归平正。这种境界,不是所有书法家都能理解的到和做得到的!
  
  2013年5月24日深夜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最后一页